<delect id="fphgo"><noframes id="fphgo"><b id="fphgo"></b>
        <wbr id="fphgo"><font id="fphgo"></font></wbr>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丨綠水青山“金飯碗”,好山好水好生活——旅游扶貧新探索引領群眾走上致富路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反復強調,要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

          新華社記者近日在多個鄉村旅游景區看到,隨著暑期到來,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鄉村旅游逐漸恢復,當地政府、企業、商戶、群眾積極適應旅游市場新變化,積蓄新動能,把生態效益轉化為經濟效益、社會效益,走出一條生態美、產業興、百姓富的可持續發展之路,探索出建設生態文明和發展經濟相得益彰的脫貧致富模式。

          綠水青山“顏值”抬升金山銀山“價值”

          從上午11點到下午2點多,浙江德清縣莫干山鎮后塢村的“御香農家菜”飯店,4張大圓桌、10張四人桌不斷“翻臺”。老板親切招呼著慕名而來的客人。

          憑借綠水青山,莫干山單是高端精品民宿就超過150家,每年接待游客超過50萬人次,銷售的茶葉、筍干等土特產超過1200萬元。

          “這好生態就是我們的‘金飯碗’。”村民賈紅章說,當年窮在“偏遠”,如今這“偏遠”反倒變成了“賣點”,吃上“生態飯”家家奔小康。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2019年,浙江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876元,連續多年領跑全國。

          發展鄉村旅游不僅成為多地實現產業興旺、村民生活富裕的重要途徑,也改善了農村環境,助推打造生態宜居空間。

          站在秦嶺南麓腹地的陜西省寧陜縣筒車灣鎮七里村村民肖本娥家的院壩,抬眼望去,群山蒼翠,白墻黑瓦,錯落有致。

          “客人來了都說我們這兒環境好。”下午4點多,55歲的肖本娥提著剛從山上采摘的黃絲菌回到家,“黃絲菌燜雞、燉肉都好吃,保證客人們吃了還想來。”

          入夏以來,肖本娥家的農家樂每周都有回頭客。單靠農家樂,肖本娥家一年就能收入3萬多元。她感嘆:“好山好水帶來了好生活。”

          可就在6年前,肖本娥一家還在靠天吃飯,三畝多地一年賺不到一萬元。七里村也是“天晴一身土、下雨兩腳泥”。

          七里村黨支部書記唐萬春說,2014年村里有了激活綠水青山的想法,一方面支持農戶開辦農家樂,一方面綜合治理鄉村環境。“實現了人居環境改善和生活質量提高的‘雙豐收’。”

          思路一變天地寬。在鄉村旅游帶動下,全村180戶村民全都加入旅游產業鏈中,2019年人均年收入達到11300多元,其中20戶貧困戶靠旅游產業脫貧摘帽。

          放眼全國,2019年鄉村旅游達到30.9億人次,占國內旅游總人次的一半以上,總收入1.81萬億元。

          轉換思路,做山水文章,各地將自然風光、勞動力等要素激活,綠水青山真正成為金山銀山。

          克服疫情影響 促進旅游業提檔升級

          7月初,湖北正值梅雨季節。

          黃岡市紅安縣高橋鎮長豐村村民紛紛上山采集樅樹菌,拿到村里4A級景區大門外售賣。“28元一斤,一天最多可賺二三百元。”村民韓德恩說。

          “紅色旅游、鄉村旅游讓大家踏上了幸福小康路。”長豐村村支部書記李江波說,現在村里人均年純收入5000多元,村集體經濟也從“空殼村”發展到每年收入超18萬元。

          暑期來臨,旅游業逐步恢復。7月17日起,湖北省旅游景區接待游客量由不得超過最大承載量的30%上調至50%。“旅游行業要加速適應市場新變化抓住新機遇,將此次疫情沖擊轉換為旅游扶貧提檔升級的強大動能。”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廳廳長雷文潔說。

          新困難、新挑戰往往意味著新優勢和新機遇。

          在甘肅省隴南市兩當縣云屏三峽景區“峽門客棧”老板王再來眼里,今年是他2017年做民宿以來生意最好的一年。“本來擔心受疫情影響游客會減少,但沒想到現在生意比往年更好。”

          疫情影響下,客流分散、親近自然的鄉村旅游更受城市居民青睞。甘肅省約70%的旅游資源集中在鄉村,當地克服疫情影響,努力為旅游產業提檔升級提供新動能,帶動當地群眾脫貧致富,上半年全省鄉村旅游接待人數達2381萬人次,旅游收入約63.6億元。

          “我們提前下達1億元鄉村建設補助資金,策劃發布了46個省內優秀旅游示范村和23條鄉村旅游精品線路等,加速鄉村旅游升溫。”甘肅省文化和旅游廳廳長陳衛中說,我們要用旅游助推脫貧,用美麗戰勝貧困,為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增添新活力。

          面對疫情影響,各部委積極行動。文化和旅游部加快2020年中央預算內資金下達,紓解疫情給旅游企業和貧困地區帶來的困難。國務院扶貧辦出臺政策推進貧困勞動力在景區等公益崗位就業,化解返貧風險。

          旅游扶貧助力攻下深貧堡壘

          清晨,四川省宣漢縣巴山大峽谷景區桑樹坪的一家面館升起了裊裊炊煙。店主王守英這幾天特別高興:“疫情好轉,大家都想出來透透氣,我小面館的生意也逐漸好起來了。”

          她做夢也想不到自從全家吃上了“旅游飯”,一年就摘掉了貧困帽。

          宣漢縣地處秦巴山區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有貧困人口20.58萬人。2014年,當地確定了以旅游帶動脫貧的思路。僅5年時間,貧困發生率從18.9%下降到0.44%,2020年1月宣漢縣退出貧困縣序列。

          轉變的背后是當地鄉村旅游走向產業鏈高端。“算門票不如算總賬,我們正從追求游客數量轉向提升人均消費。”巴山大峽谷景區管委會黨工委書記于宏說,目前景區收入大頭來自酒店、餐飲等二次消費,6月收入已經超過去年同期,幫助不少貧困戶解決了就業問題。

          一些旅游扶貧項目,讓貧困群眾增添了致富信心,也開始感受市場的魅力。

          “中午有兩桌飯,趕緊來幫忙!”打電話張羅完午飯,云南怒族村民趙德江領著游客進自家菜園挑選食材,“游客來了,就得想辦法把他們留下來。”

          能干的趙德江曾是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貢山縣丙中洛鎮茶臘村的貧困戶,前些年因事故落下殘疾。“光靠政府不行,人還得自己努力。”他坦言,農家樂讓他重拾了生活的信心。靠生態、抓市場,2017年他率先脫貧,還帶動了7戶建檔立卡戶就業。

          怒江州是“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的典型代表。“通過旅游扶貧,既保護了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綠水青山,又帶動群眾可持續增收。”丙中洛鎮黨委書記李玉生說,鎮上利用今年疫情期間加快污水處理等基礎設施升級改造,準備迎接暑期客流高峰。

          今年以來,中央多部門出臺舉措重點支持“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其中支持旅游項目數量和資金占據較大比例,這些項目和資金正在有效補齊貧困地區旅游基礎設施短板,助推貧困群眾攻下最后的深貧堡壘。(參與記者:方問禹、蔡馨逸、盧宥伊、喻珮、嚴勇、郎兵兵)

          來源:新華網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在线葡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