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fphgo"><noframes id="fphgo"><b id="fphgo"></b>
        <wbr id="fphgo"><font id="fphgo"></font></wbr>

          設在垃圾站、廁所、停車場里的展覽——疫情過后,重新定義“回家”

          設在垃圾站、廁所、停車場里的展覽——疫情過后,重新定義“回家”

          多位參展人表示了擔憂:在城鎮化的路上,中國走得太快了,城市里“只有小區,沒有社區”。回到社區,參展者首先希望通過展品,喚醒社區里的灰色空間。 如果沒有歸屬感,空間則可能荒廢。比如一些單身公寓的共享廚房因為沒人維護,最終只能關閉。不少小區的游泳池最后沒有水了,改造成了籃球場。 疫情期間,買東西都靠電商的配送系統,如果配送系統崩潰了,我們敢敲開鄰居的門去借柴米油鹽嗎?社區的內核是人與人之間相互依賴的關系,如何讓社區的人有主導自己家園和互助的意識,參與社區共建,真正地“回家”,這是個長期目標。 (本文首發于2020年7月30日《南方周末》)

          淮河大水 | 安置洪水前先安置人

          淮河大水 | 安置洪水前先安置人

          王家壩鎮水利站站長鄭繼波有13年沒有見過這樣大的洪水了。他看著水位浮浮沉沉,在7月17日晚達到警戒水位27.5米,之后,又升到保證水位29.3米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搶占地盤瘋狂不止,租賃市場治后仍亂 ——房租都去了哪

          搶占地盤瘋狂不止,租賃市場治后仍亂 ——房租都去了哪

          4月時,在三彩家App上,還可以看到沃客、杭州小北、愛客憶家、愛尚屋、城城找房等諸多房屋租賃公司。但是這些名字一個個從App上消失了,目前只剩城城找房一家。 在“沃客受害者”討論群里,有租客提問“你們有沒有遇到被房東停水停電的”,立即有人應和,其中一人表示“甚至鎖都換了”。 業務員每周都要培訓,其中包含很多說服租客和房東的話術,比如“我們是大公司,和那些小公司不一樣,我們注冊資金比他們多很多,不會輕易爆雷”。 受害人代表與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區分局經偵大隊教導員進行交流。對方的意思是,證明資金去向是偵查關鍵。 在2019年8、9月份,杭州、南京等地就曾開展專項檢查,矛頭即指向高收低租等行業亂象,住建部等部門亦數次發布強監管政策。 (本文首發于2020年7月30日《南方周末》)

          移防三年,六連還是“硬骨頭”

          移防三年,六連還是“硬骨頭”

          新增裝備多、新訓課目多、新轉崗位多。多個“新”字匯成了一個“難”字。面對新環境新變化,“六連和其他普通連隊的最大區別,在于它有一種精神內涵。” (本文首發于2020年7月30日《南方周末》)

          <
          >

          要聞

          推薦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在线葡萄视频